公司新闻
    公司新闻

盼着被虐的鱼,一条够吃好几天,现在很难见到

  • 文章来源: / 作者: / 发布时间:2019-07-09
  • 原标题:盼着被虐的鱼,一条够吃好几天,现在很难见到

    世界上的动物可以分成三六九等,其中鱼是比较低级的脊椎动物。在多数情况下,你很难发现一条鱼有智慧爆发的时刻。反而那些傻乎乎的鱼,成了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  请点击输入图片来源丨Flickr

    巨骨舌鱼是马亚逊流域里的巨型鱼。成体至少能长到2米,而且力气特别大,一尾巴甩下去能把人打成内伤。根据科学家猜测,这种鱼出现在史前时期,是传承久远的鱼类,之所以能活到现在,就是因为它巨大的身躯,坚硬的鳞片,强悍的力量。

    不过由于巨骨舌鱼在人类社会中走红,差点被吃成濒危物种。所以在我们发现这种鱼的食用性后,它能活到现在的主要原因,可能只是因为它的老家不适合人类活动。

    图片来源丨trizily

    对于亚马逊水族来说,巨骨舌鱼是它们的噩梦,这些庞然大物吃小鱼等同于吃辣条一样简单迅速。

    不过人们发现巨骨舌鱼出奇的好抓,它行动缓慢,经常探头换气。这时候只要用大棒狠揍它的头,巨骨舌鱼就晕了。出船前带好家伙,剩下的时间只等着它们露头。

    展开全文

    因为这家伙太好抓,而且只要抓到一条,抵得上好几天的粮食,所以抓巨骨舌鱼的人越来越多,它的傻跟肉质的细嫩越传越广,以至于非亚马逊地区的人也想分一杯羹。

    图片来源丨 Pexels

    那时可能是亚马逊流域比较热闹的时刻,每天都能在茂密的丛林里看到明亮的灯光。这些人拖着沉重的猎物,走过一棵棵生长了几百年的大树,在蒙了一层月光的草地上,虫声此起彼伏,树叶沙沙作响,脚踩在草上,发出簌簌的声音,它们顺着来时的路回到营地,对着深邃的远方觥筹交错。

    氤氲的淡黄色灯光照在地上,桌布上,刀叉上,给浓郁的现代化产物照得光点闪烁,而原始的亚马逊静静的看着这些迷醉在夜色的人,跟躺在锅里不成模样的巨骨舌鱼。于是时光一点点把它们推向远方,第二天又会迎来新的捕鱼人跟好奇的游客。

    图片来源丨 nature

    翻车鱼跟巨骨舌鱼一样,总会在不合适的时间忽然出现,在众目睽睽中向人们投怀送抱。这是一种看起来呆萌,实际上蠢到不要命的奇葩。

    翻车鱼行动缓慢,喜欢浮在水面晒太阳。平时也没什么嗜血手段,碰到鲸鱼、鲨鱼之类,连跑的机会都没有,甚至落在海狮手里也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  它能活到现在,得感谢祖宗传下来的超强繁殖能力。翻车鱼一次性可以产卵3亿颗,鱼苗大概长0.25厘米,重0.04克,是成体的六千万分之一。这些鱼苗在海洋里四散逃跑,即使生存几率是万分之一,也得有六千能活下来。

    图片来源丨onegreenplanet

    波涛汹涌的海洋中,翻车鱼目光呆滞的浮在水面,不远处藏着猎手的身影。它们不急于快速出击,在以往的经历里,翻车鱼根本想不到要还手,也没有能力逃跑。这种老实巴交的猎物好像天然的食物,随它们取用。

    可能在某片海域中,你看到了这条巨型萌兽,它生无可恋的样子像条咸鱼,见到船只靠近也____。然而等你目送翻车鱼越飘越远时,水下恍然闪过一片黑影,紧接着宽大的背鳍露出水面,刀锋一样劈开水流。翻车鱼象征性的挣扎一下,很快在波光粼粼的海面消失。

    图片来源丨本不是树叶

    埃及塘鲺入侵后, 我再也没见过沙塘鳢的身影,但有些记忆还深刻在脑海。它们是我回首往事时的必经之路,是我年少轻狂的日子里,少有的温暖时光。

    摄影丨3646

    沙塘鳢喜欢在干净的水里生活,以小鱼虾跟虫子为食。我们光着屁股走在田间小路时,沙塘鳢是大家围追堵截也难以抓住的硬茬。不过到了晚上,这些难搞的家伙会陆陆续续爬到水岸边发呆。

    每到落日西沉,月光照得地面微微发白时,河边早聚集了没事瞎晃悠的人。他们拿着手电筒,背着竹筐,蜷着身子哈着腰,小心翼翼在河边瞅来瞅去。这时候会在石块上看到发呆的沙塘鳢,它们一动不动,好像在思考某个深邃的问题。第二天,淡淡的鱼香充盈了厨房,一家老小守在锅边,等着乳白的汤完全吸收葱姜蒜的味道。

    图片来源丨Stock Snap 摄影丨sasint

    我没养过巨骨舌鱼,没见过翻车鱼,所以只想念沙塘鳢。那是我童年时代不可磨灭的记忆,也是我仅有的几十年时光里,不被功名利禄左右的纯真年华。